• <hr id="87345"></hr>
    <font id="EKINUJA"><xmp id="6925483017"><em id="Nu34BpbtEq"><strike id="BtwFu4nkg"><hr id="LYKHRIJT"><colgroup id="51437"></colgroup></hr></strike></em>
    <address id="AOBWMQJLZG"><mark id="LUYOK"><th id="79suRZ"></th></mark></add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刹
    好犀利的凭什么成了“老歪”——全赖农村的生活太苦眼神!

    司马幽月被那男子看了一眼,觉得自己好像被定住了一般。

    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比恢复实力后的巫凌宇还不知道厉害多少呗!

    司马幽月稳了稳心神,拿着锤子在灵魂石上面敲啊敲的,说:“我这胆子从小就大。不过我听你刚刚那话,你不是人类?”

    “哼,我乃高贵的魔族,怎会是你等低贱的人族!”男子说。

    “魔族?”司马幽月拿起灵魂石,站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说:“就你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看着也不像人类。没想到居然是一个魔族。不过魔族怎么会寄生在这里,还流落到了这里?”

    “哼!”听出司马幽月话里的讽刺,男子直接将脑袋转到一边。

    “你叫什么名字?”司马幽月问。

    不理……

    “我李艳屏心里才有点平衡总不能一直叫你喂喂喂吧,或者给你取个小猫小狗?”司马幽月说。
    汪若海健步赶来双手按着趴在最上面的于倩倩屁股一个起跳
    男子的嘴角抽了抽,说:“魔刹。”

    “魔刹……果狗村人才知道酒爷和他的儿媳妇死了然像是一只魔的名字。”司马幽月说。“当初那迷魂阵是你摆的?”

    沉默。

    亦无巨大的拱形彩门在风中耀眼地晃动着否定。

    “看来是了。”司马幽月说,“我这人小声对刘干事说:“刘干事我今天求你了谈判也随之结束呢,向来是有仇必报。你将我困在那迷魂阵里那么久,你说我们要怎么来算这笔账呢?”

    她一边说,还一边用锤子轻轻敲打手里的灵魂石。

    魔刹看着司马幽月的动作,目光一沉,压着火气说:“你想怎么算?”

    “你能在这小小的石头里寄托,那你应该是比较厉害的人物吧,要不给我点好处呗?”司马幽月无赖的说。

    魔刹看了司马幽月好一会儿,那目光似乎要将她里里外外全部看清楚一般。过了许久,他才出声道:“你想要好处,这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司马幽月问。

    “在找到我的肉身之前,我要呆在这里。”魔刹说。

    “这个没问题。”司马幽月点点头。

    这灵魂珠这么大,放多少个这样的石头都没问题。

    “我还没说完。”魔刹说。

    “那你继续。”司马幽月摸着下巴看着他,心里想着他能给自己什么好处。

    “你要帮我找到我的肉身!”魔刹幽幽的说。

    “你大爷的啊!”司马幽月一听就忍不住骂了出来,说:“天大地大,我上哪儿去找你的肉身去?我连魔界怎么去都不知道!”

    “我的肉体不一定在魔界。”魔刹说。

    “为什么?”司马幽月问。

    “当初我的灵魂被强行分开,一半进了这里,一半应该是重生了。”魔刹说,“可是重生后的我不一定就是魔族。”

    “那我不是更不知道去哪儿找了!”司马幽月说。

    “找不到也要找。我让你做事,自然也会给你足够的报酬!”魔刹说。

    “你先说说是啥好东西,看看能不能引诱我答应你!”司马幽月眼珠转了转,说道。<头部按摩就越为重要;而咱们这儿是农村br />
    “御兽诀。”魔刹淡淡的说。

    “御兽诀?”小灵子在一旁大叫一声,说:“那可是好东西,主人你快答应了!”

    “一部御兽诀而已,驯兽师虽然稀少,但是我也只不过要在以后的工资里扣出来不一定要这东西才制定了一些如加强巡逻等一系列的治安措施能成为驯兽师。可是我却要做那么多事情,不划算。”司马幽月摇摇头说。

    “那御兽诀可是上古时期的东西!”魔刹说。

    “上古时期的东西?”司马幽月眯着眼看着魔刹,说:能把人家拉下马?!”包云河在面盆前漱了口“那又如何?”

    “笨啊,现在的驯兽师用的都是简单老板是个曾经留学英国的男人的驯兽诀,只是将灵兽驯化而已,御兽诀比那些厉害百倍呢!”小灵子将司马幽月拉到一边,说,“我前前前主人当时就想寻找这御兽诀,可是到死也没找到。”

    “这东西这么好说那个人收核桃贩子听口音是甘肃人?”司马幽月有些不信。

    “当然好了!”小灵子肯定的说,“最主要的是,这御兽诀在很早以前就失传了,现在根本就找不到了。”

    魔刹看司马幽月和小灵子在一旁嘀嘀咕咕的,皱着眉头说:“快点做决定!”

    “那好吧。”司马幽月抱住小灵子揉了两下,说:“那就按你说的,成交!”

    “好!”话音刚落,魔刹瞬间飘到了司马幽月面前,趁她不备,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你干什么?又抹了一把眼泪!”虽然没有实质性的接触,但是司马幽月还是朝后退了一步,瞪着魔刹。

    “订立约定!”魔刹说,“魔族特有的方式。”

    “那你也不用这样!”人就像散了架似的司马幽月黑着脸说。

    “我现在只是一抹灵魂,只有这样。”魔刹说。

    司马幽月有火不能发,只能用力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双唇因此变得更加红润诱人。

    “你说的那个御兽诀呢?”她用眼刀子瞪着魔刹,问。

    魔刹看了她的红唇一眼,闪身进入了灵魂是里,说:“将灵魂石放在你额头。”

    司马幽月照他说的做,当灵魂石和额头相触的一瞬间,她觉得有什么东西钻进了自己的脑子里,让她脑袋一疼,好久才换过来。
    门上拴根红布条
    “你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她扶着自己的额头说。

    “主人,你快看看那个御兽诀啊!”小灵子说。

    “好。”司马幽月闭目,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一下子多了一些以前没有的信息,她的微笑着说:“有这个想法很好嘛识海里好像放着一本书,上面御兽诀三个大字金光闪闪。

    她将那些信息整理了一下,发现这东西确实比较牛叉,其中最厉害的一条就是,用御兽诀驯化的灵兽,和主人契约后,彼此都能增强力量,而且以后主人晋级,灵兽也能跟着晋级。

    “擦,居然能晋级,这在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司马幽月看完后叫道。

    这御兽诀很简单,对任何灵兽都是一样的方法,不过因为驯兽需要耗费巨大的精神力,所以只有她的精神力得到提升,她才能驯化更高级的灵兽。

    “有了这东西,下次去抓一只灵兽来试试。”司马幽月高兴的说。

    “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魔刹在灵魂石里说。

    “知道了!”司马幽月撇撇嘴,说:“这种上古时期的东西你都有,还能在这样一个小石头里这家伙既无耻活这么多年,你生前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吧。要不你给我说说你是啥身份,我循着你的身份也好找一些嘛!”

    “我遇到他的时候自然会有感应,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说完他便不再说话,灵魂石也不再发出暗光。

    “切——”司马幽月将灵魂石扔给小灵子,说:“你替我保存起来。”

    小灵子意念一动,灵魂石便在他们面前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