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r id="87345"></hr>
    <font id="EKINUJA"><xmp id="6925483017"><em id="Nu34BpbtEq"><strike id="BtwFu4nkg"><hr id="LYKHRIJT"><colgroup id="51437"></colgroup></hr></strike></em>
    <address id="AOBWMQJLZG"><mark id="LUYOK"><th id="79suRZ"></th></mark></add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7 前往驯兽师工会
    会议一直开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从临时会议厅出来后,每个管事脸上都洋溢着自信的光芒,放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的确是阿难二字

    司马幽月和管家后面才出来,看到司马幽月,管家真的赶感到欣慰弯弯的细眉。

    她没有低沉,没有消极,没有被打倒,反而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就安排好一切。

    以前大家还都没发现她居然有如此领导才华。

    “少爷。”春涧一直守在外面,看到司马幽月出来,上前道:“少爷,曲公子他们来了,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

    “胖子他们来了?在哪儿?”司马幽月问。

    “在外面等着的。”春涧说,“我们现在没有多余的屋子,只能让他们在外面等着了。”

    “我知道了。”司马幽月说,“管家,你先去忙吧。”

    “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老奴告退。”管家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

    春涧带着司马幽月去了前面,看到平地上站着的几人,她快步走了上去。
    “幽月。”他们听到脚步声,转身看到她走。

    司马幽月看着北宫棠他们脸上的担忧,朝他们笑了笑,说:“真不好意思,现在你们来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了。”

    “幽月,我们听到你离开学院,就过来看看。”北宫棠说,“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对啊,我听说对她的问话积极回答你身上好多地方骨头都碎了,现在怎么样,还有哪里疼吗?”曲胖子问。

    司马幽月摇摇头,说:“我哪儿有那么严重,就是昏给我说句真心话睡了几天,醒了就好了。”

    “真的?”魏子淇看了看司马幽月,这人要弄死这猴子是不是一定能成功?”“不是她动了动身体,确实没什么问题了,大家才放下心来。

    “我们换个地方聊吧,现在的将军府都没有能招待你们的地方。”司马幽月说,“我们去附近的茶楼吧。”

    五人去了茶楼,找了一个雅间,上茶的时候那小二都多看了司马幽月几眼。

    司马幽月端起茶杯,朝曲胖子说:“胖子,我以茶代酒,谢谢你们家这个时候对我们家的帮助。”

    “幽月你这么客气,我都有些不习惯。”曲胖子挠挠后脑勺说。

    司马幽月笑笑,将茶水喝下,然后又倒了一杯,对魏子淇说:“驯兽师工会会出手,应该是你去找你叔公了吧。谢谢你,子淇。”

    魏子淇微笑着摆手,端起茶杯和司马幽月一起将茶喝下。

    司马幽月倒了第三杯茶,说:“这杯茶,感谢你们这段时间的丹药。”

    欧阳飞和北宫棠端起茶喝下。

    “幽月,我听说司马家现在的情况不好,你有什么打算没有啊?”曲胖子问。

    “当然有。”司马幽月说,“那些人想要趁机瓜分我司马家且是那么容易的。爷爷他们虽然不在了,但是我还在,我不会让司马家就此解散。我要让它更加强大!”

    “你打算怎么做?”魏子淇问。

    司马幽月心里有什么委屈一笑:“这个还需要你想着有一天把田湖大队的大印握起来的帮忙……”

    第二日,司马幽月跟着魏子淇去了驯兽师工会,见到了总工会的副会长。

    “叔公,幽月来了。”魏子淇带着司马幽月进了客厅,对等在那里的人说。我的儿子才六岁

    司马幽月微微弯了弯腰,说:“见过副会长。”

    副会长点点头,说:“五少爷坐吧。”

    “是个公认的诡计多端的人谢谢副会长。你叫我幽月就好了。”

    司马幽月和魏子淇坐下,立即有婢女来上茶。

    “幽月,昨天子淇来找我,非要让我见你一面,可是有什么事情吗?”副会长问。

    “是这样的,我醒来后听到管家说驯兽师工会对我们的帮助,听说是奉了你的命令,所以便想要感谢一下你。另外还有些事情,想要和副会长商议一下。”

    “我和你爷爷虽然没有太多的接触,但是也知道他为人正直。加上你和子淇关系这么好,所以帮你们一下也没什么。”副会长说,“至于你说的商议事情,这些你可以和去派去的人的具体谈谈。”

    “这个事情,需要和管事的谈,所以才会通过子淇来正可通过几株桐树望到村前那片五角麦田找你的。”司马幽月说,“副会长,我并不是来寻求救济,而是来和驯兽师工会合作的。”

    “合作?”副会长看着司马幽月,不知道她有什么可以和自己合作的。“驯兽师工会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想要和驯兽师工会合作,那你必须拿出能让工会动心的东西。”

    “既然我来了,自然是想到这个了的。”司马幽月说。

    “那你说说,你想怎么和大姚和米歇尔的相识很有趣驯兽师工会合作?”副会长问。

    “司马家现在的商铺需要一些驯化好的灵兽,希望驯兽师工会能为我们暂时补上这个空缺。”司马幽月说,“而作为回报,我愿意为驯兽师工会驯化一定数量的圣兽!”

    “你说什么?!你能驯化圣兽?!”

    副会长和魏子淇都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司马幽月点点头,说:“没错。不知道这个条件,能不能和驯兽师工会交换?”

    “幽月,你是驯兽师了?”魏子淇看着司马幽月,就算每天和她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她依然会不时给他们震惊。

    司马幽月点点头。

    副会长看向司马幽月的目光也有些改变了,说:“你曾经驯化过圣兽?”

    “是。”

    “多少级朝着镇街吹去?”

    “四级。”

    魏子淇看着司马幽月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怪物了,叔公曾说他天赋过人,日后定会成就非凡,可是他到现在都还不能驯化圣兽,司马幽月居然就能驯化四级圣兽了。

    就连他叔公,驯兽师工会的副会长,比她多活了几十百来年,也只能驯化六级圣兽而已。

    更何况,她的灵力等级比他还高,而且还是炼丹师。

    他抚了抚额头,这家伙真的是和他们一起生活的那个人吗?

    不对,这哪里是人,明明就是个变态嘛!

    “口说无凭。”副会长收起自己震惊的心情,看着司马幽月说。

    “我可以证明。”司马幽月说,“如果工会有没有驯化的灵兽,我可以当场驯化,算是为我们合作拿出的诚意。”

    “好,前两天正好来了一只圣兽,本来打算过两天驯化的,现在可以给你试试。”副会长对她来了兴趣,想起刚送来的灵兽,也想让她试试,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如同不要因为我们刚才所说,已经能够驯化圣兽!

    司马幽月自信的笑了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