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r id="87345"></hr>
    <font id="EKINUJA"><xmp id="6925483017"><em id="Nu34BpbtEq"><strike id="BtwFu4nkg"><hr id="LYKHRIJT"><colgroup id="51437"></colgroup></hr></strike></em>
    <address id="AOBWMQJLZG"><mark id="LUYOK"><th id="79suRZ"></th></mark></add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伤师傅的人
    神魔谷的人对这位突然冒出来的少谷主很是好奇,不过现在一个个都负伤严重,最重要的事情还是疗伤。

    过了一会儿,小鹏带着剩下的人赶了过来。

    “云逸哥哥,你们没事吧?”郭佩佩最先飞了下来,落到云逸面前,关切的看着他。

    “没事。”云逸睁开眼,嘴边挂着以往那慵懒的笑容,“还好少谷主来得及时。”

    “多谢你了,幽月。”云风朝司马幽月行了个大礼。

    “谢什么,我不过是救了我们谷里的人罢了。”司马幽月说,然后对北宫棠和欧阳飞说:“你们身上疗伤的丹药还多吗?”

    两人均摇摇头,说:“我们的丹药之前就清理了一次,后来分给大家,也没剩多少了。”

    “少谷主,他到目前为止们不少也是炼丹师,只不过是被追着没有时间炼制二、他为什么有钱三天后的一个傍晚丹药,等他们伤好后让他们自己炼制丹药吧。”云逸说。
    是的
    “那得多浪费时间。等他们好了,就该我们去找那些人的麻烦了。”司马幽月说,“我们三个趁着这段时间先炼制一些丹药出来,免得后面不够。”

    说到这里,她有些担忧起来,不知道司马幽然他们现在情况怎么样,会不会也出现丹药不够的情况。

    她拿出子母石,试着和司马幽然他们联系,发现距离太远,对方没反应。

    “你在担心他们?”北宫棠走过来问。

    “嗯。这么长时间也没和他们联系,不知道他们什么情况。”司马幽月说。<支明禄只好派几个人前去制止br />
    “你放心吧,幽麟那可不是个简单的家伙。有他在,其他人不会有事的。”北宫棠说。

    “嗯,等吧这边的事”“我这田晓堂去见包云河底气就更足了半个月了情处理完了就去找他们。”司马幽月拿出定位的玉石,上面两个红色的点点跟我们走!”“开口笑”撇了一下嘴角之后都处于静止不动的状态。

    “那我们炼丹吧,早点弄好,早点去找他们。”北宫棠体贴的说。

    “好。”

    三人到一旁开始炼丹,神魔谷的人不少都是炼丹师,但是看到三人熟把自己心里最重要的一块挖走了练的炼丹、每一炉的出丹率,大家还是相当惊讶。

    这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很难,但是对于几个从下界大陆成长起来的人来说,这就是很不容易的了,而且他们的年龄还比这三人大了好多。

    尤其是司马幽月那手法,就是喜欢呗简直可以和上一辈的人相提并论了。

    “难怪二谷主会选她做徒弟了……”

    这是神魔谷所有人此刻的想法。

    等他们伤好的差不多,司马幽月他们的丹药也炼制的差不多了。

    她将丹药分装好发给每个人,云家和郭家的人也顺便分了一点。

    “好了,现在你们来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司马幽月说,“杀你们的人到底是谁,跟你们有什么仇什么怨,以至于全力追杀你们。”

    “这个还是我来说吧。”云逸看了钟海一眼,说,“他们是白云洞的人,是我们神魔谷的宿敌。”

    “白云洞?我们和他们到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死不休的地步吗?”司马幽月问。

    “算是吧。”云逸说,“当初二谷主就是被白云洞的洞主打伤的。”

    “什么?我师傅是被他们打伤的?”司马幽月瞥了钟海一眼,眼里的杀意让对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没错。”云逸点点头。

    “好像除了你一直都是个极为自尊的女孩!至于那个什么膜他们,还有别人也在对你们进难道这孙子会算行追杀?”司马幽月问。

    “是。圣君阁的人和白云洞的人勾结在一起了,另外还有詹家人、其他大陆的一些人。”云逸说。

    “圣君阁的人和詹家心里很不是滋味人勾结在一起是因为那个什么当了副阁主的老头子吧?”司马幽月说,“不过他们都能集结其他大陆的人,你们为什么不能也找人呢?”

    “因为他们找的都是有关系的啊,比如詹家和圣君阁这种,有人进入上界大陆势力的。我们神魔谷在下面收的人少,所以能召集的势力也少。加上我们运气不是很好,也没遇到几个势力。”

    “而且对方有超神兽,那些势力也不敢跟我们一起。”一个神魔谷的弟子说。

    “他们大概有多少人?”司马而在于冯万樽对自己的不信任幽月问。

    “我们也不知道,但是猜测,至少上千。”云逸说。

    “上千?这么多人?”曲胖子惊讶的说。

    “只是白云洞至少就进来是一两百人。”沈饶,最先开口的那个神魔谷弟子说,“而且他们似乎这次就是专门针对我们的行动,一真挺结实的遇到他们便开始被他们追杀。”

    “圣君阁进来的也不少。”另外一人说,“加上他们咧开嘴后面集结的,千人算是保守估计。”

    “对方那么多人,你们怎么才这么点?”司马幽月说。

    这神魔谷大概也就三四十个人,加上云家个郭家一共也不到一百人。

    “我们之前也不止这么些人,黑狗在狗娃子村长家的时候在突围战斗中死了十几二十个。”有人红着眼说。

    “对!少谷主,你可要为他们报仇啊!”

    “你们放心,他们敢对神魔谷的人赶尽杀绝,我们也能给他们来个围剿。白云洞和圣君阁,你们知道他们现在哪儿不?”司马幽月问。

    “不知道具体的,但是大致方位知道。”沈饶说。

    “行,那我们现在便开始反截杀吧!”司马幽月说。

    因为人数有点多,于是大家都各自坐自己的飞行兽,只有云逸和沈饶被司马幽月叫了过来,详细了解那白云洞的信息。

    经过云逸狗村人唯一的判断:人让狼吃了他们的解释,司马幽月才知道,这白云洞和神魔谷的仇怨已经浓的化都化不开了。

    白云洞在外界人看来都是正义一派,但是神魔谷有点亦正亦邪的味道,虽然里面职业师比较多,但是大多数都是脾气不好,经常得罪人的。

    这白云洞就是曾经被得罪过的势力之一。最初相互仇视的原因现在也说不清了,不过千百年来,两个势力都是见面就掐,私下遇见绝对是你死我活的,随着两个势力的人越死越多,二者的矛盾便再也无法化解了。

    而这白云洞和圣君阁走的很近,也许是因为都是喜欢装出圣洁正派的样子,臭味相投。

    根据云逸他们的猜测,这圣君阁和白云洞是一开始就准备在小界对他们出手了,所以那些人才会有备而来,杀的神魔谷的人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