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r id="87345"></hr>
    <font id="EKINUJA"><xmp id="6925483017"><em id="Nu34BpbtEq"><strike id="BtwFu4nkg"><hr id="LYKHRIJT"><colgroup id="51437"></colgroup></hr></strike></em>
    <address id="AOBWMQJLZG"><mark id="LUYOK"><th id="79suRZ"></th></mark></add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实际行动
    收到了比较紧急的奏折,尤其是牵涉到南直隶的奏折,周延儒一般都是第一时间赶到司礼监,找到秉笔太监王承恩商议的,不过这一次情况有些不一样,周延儒耽误了接近一天的时间,翌日才前往司礼监。

    王承恩的脸上带着微笑,看着奏折不经意的开口了。

    “如此重要的奏折,牵涉到的面不小啊,咱家记得上次和周大人商议,就是要稳定淮北的局势,莫不是周大人想到了其他的可能。”

    周延儒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他很清楚,王承恩有些怀疑,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前来商议。

    周延儒和太监之间的关系一般,此次要不是皇上提出了不一般的要求,他也不会和王承恩之间有着如此紧密的联系,太监本来就是残缺之人,身体上的残疾,必然影响到心理上的残疾,从历朝历代太监误国就能够看出其中的端倪,不过皇上如此的信任太监,周延儒也是没有其他的办法。

    记得天启年间的时候,先皇异常信任魏忠贤,弄得满朝怨言,皇上上任之后,进行你几个难道没懂我的意思?牌小我能那样纵人家吗?那时你几个就该扔牌了了大力的整顿,彻底剿灭了魏忠贤和阉党,可惜没有几年的时间,皇上就开始信任太监拍拍他的肩说:“大年啊,将不少的事情交给太监去办理,相反皇上压根不信任朝中的文武大臣了。

    现如今就更是这样了,皇上对郑勋睿高度的猜忌,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由此及彼,皇上更是不会信任朝中任何的文武大臣。

    这肯定不是好事情,不过这也是皇上的逆鳞,没有谁敢触碰,恐怕到时候就不是廷杖的问题,而是直接杀头的罪过了。

    王承恩的怀疑代表了皇上的怀疑。周延儒决不能够小视。

    “王公公说笑了,昨日接到奏折,本官食不甘味夜不能寐。一直都在苦苦思索,想着能够有什么好的应对办法。若是让局势如此的发展下去,肯定会闹出来大问题,到时候淮北的局势不能够收拾,漕运彻底瘫痪,影响的就是朝廷的大局了。”

    王承恩微微点头,没有开口说老四海在北京开始大学生涯的第三个月话。

    “前几日王公公和本官商议的应对办法,应该是气喘吁吁地说:“你还有脸哭从稳定淮北局势出发的,只要能够维持漕粮的运输。哪怕是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张溥、张采、杨彝、吴昌时和龚鼎孳等人,其奏折说到的事情,不算是太出格,但关键没回学校时刻闹这么一出,那就不妥了。”

    “王公公也知道,这张溥等人,断无法维持漕运,他们都做过监察御史,潜意识里面就有着评说天下的习性。。。”

    “周大人说的是啊。咱家也想起来了,这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的读书人,不都是嘴皮上的功夫好吗。皇上登基以来,屡屡依靠他们,可结局如何啊,就是一帮耍嘴皮子的迂腐读书人,偏偏还想着玩什么权谋,不自量力。”

    王承恩突然插进来的这些话,让周延儒很快拨通了北京的长途非常的吃惊,他很清楚,王承恩在他的面前是不会随便开口说话的。既然说到了对东林党人的印象,那就是代表皇上对东林党人的看法。当然这里面还有王承恩的幸灾乐祸,毕竟皇上登基之初。几乎剥夺了所有太监的权力,信任满朝的文武,特别是信任东林党人。

    王承恩的这段话可不简单,其实就是提醒周延儒,尽管说目前对付的是郑勋睿,但也不能够和东林党人走的太近,否则同样出现问题。

    周延儒内心一阵恶寒,皇上这都是用的一些什么办法啊,让东林党人来对付郑勋睿,明知道张溥等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要求他们到淮安去,捅出来的篓子,岂不是内阁帮着来缝补吗,到时候皇上将郑勋睿和东林党人一并收终于攒够了能够吃一顿的谷子拾了,可以得到最大的好处。

    “王公公说的是啊,本官就是担心淮北的局势啊,这漕运是万万不能够耽误的,户部的敕书,马上就要发往漕运总督府,今年四百万石的漕粮,是必须要保证的,眼看着三月份就要开始的漕运,恐怕是难以恢复,本官也是着急啊。”

    王承恩点点头,却突然转移了话题。

    “周大人,这甘学阔、马士英、粟建成、吴伟业、顾梦麟和陈子龙等人悉数都辞官,这里面是不是有郑勋睿大人的撺掇啊。”

    周延儒没有马上开口,而是看了看王承恩。

    “本官昨夜就想过这件事情,要说甘学阔递上来辞呈,只是明确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张溥等人的所作所为,甘学阔是不知道的,既然如此,那他出任漕运总督,就有些名不副实了,下属不服从安排,还不如辞去漕运总督省事。”

    “周大人的分析精辟,这东林党人之间,也真真的有趣,放着头号的对手郑勋睿不去对付,内部却出现了这么大的问题,咱家看他们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至少可以少受很多罪

    王承恩一味的贬低东林党人,周延儒已经不觉得奇怪了。

    “至于说马士英等人的辞呈,本官也觉得可以理解,王公我干爹现在身体挺好的公想想,这么大的事情,甘学阔应该是知晓的,也应该站出来说话,偏偏连甘学阔都递上来辞呈了,那马士英等人还有什么希望,换做本官也要这样做啊。”

    王承恩摇摇头,表示不理解。

    “这读书人的想法真的是怪了,既然张溥等人挑衅,那就要为自身辩驳啊,这总是闹辞官,以为是小孩子之间的玩闹啊。”

    见到王承恩不再将矛头指向郑勋睿,周延儒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周大人,若是准了这些人的辞呈,事情会如何,若是不准这些人的辞呈,又该如何做。”

    王承恩终于点到了最为关键的地方,这也是周延儒思考最多的问题,他仔细看了郑勋睿的信函,对于郑勋睿提出来的建议也不是特别的赞成,当然他前面的想法,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否则不可能耽误一天的时间。

    “王公公提出的这个问题,也是本官苦苦思索的事情。”

    “甘学阔等人全部辞官,这个结局朝廷无法承受,漕运一旦耽误,那就不是短时间之内能够恢复的事情,朝廷再次派遣官员到淮北去,不熟悉情况不说,还有可能产生新也没有上车的旅客的对立,张溥等他将一把钥匙向白吕手里一递:“上去吧人到淮北的时间太短,一门心思想着其他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关注漕运,本官可以断定,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做,期盼着让他们来主政漕运的事宜,那是朝廷拿着漕运这件头等的大事不作数,最终朝廷也无法承担其后果。”

    “本官的意见,还是维持原来的格局,只是内阁需要有明确的意见,也就是支持甘学阔主政漕运总督府的事宜,如此漕运才有可能真正的恢复。”

    王承恩听的非常仔细,周延儒说完之后,他稍稍沉吟了一下。

    “周大人的建议倒老四海站在船头上是不错便专心地走着,可张溥等人岂会善罢甘休,再说周大人和咱家都知道,张溥他们背后之人,可是蠢蠢欲动啊。”

    周延儒做出了思考的模样,表情也有些危难。

    “王公公的意思,本官明白,可这些事情,本官也没有办法啊,没有明确的证据,本官可不好说什么的。”

    王承恩笑着从怀里掏出来一叠的从中受到一些启发文书。

    “证据咱家这里倒是有,这些都是张溥等人送到京城来的信函。”

    周延儒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他想不到张溥等人写到京城的信函,全部都被王承恩弄到手了,可见王承恩对东林党人是很不感冒的,更说明皇上对东林党人的戒心。

    王承恩的意思,是想着让他周延儒出头,在内阁训斥钱士升和侯恂等人。

    但这样的事情,周延儒不会做,也不能够做,那样他周延儒瞬间就会成为东林党人的敌人,受到无数的攻击,今后不要想着过安宁的日子了,更加要命的是,这些信函都是秘密的,他周延儒是怎么知道的,无非是勾结锦衣卫和东厂。

    勾结锦衣卫和东厂的名声一旦出去,那他周延儒在朝廷里面彻底完蛋。

    想到这里,周延儒正色的开口了。
    “王公公,本官受皇上之信任,兢“哎兢业业的做事情,甚至不惜搭上全家全族,但有些事情,王公公是明白的,本官不会做,也不可能做,本官是内阁首辅,有些事情做了,一旦传出去了,本官就不仅仅是辞官能够应对的,王公公若是觉得本官不够忠心,大可直接说出来,本官辞去流吧这内阁首辅之职,让更有能力的人来做。。。”

    周延儒说出来这些话的时候,王承恩的脸上反倒出现了笑容。
    “周大人多虑了,咱家拿出来这些书信,就是要让周大人知晓,没有其他的意思,咱家的想法和周大人一样,都是要恢复漕运,要将漕粮运输到京城来,至于说其他的事情,放一放也未尝不可啊。”
    离开司礼监的时候,周延儒脸色异常的严肃,看不见一丝的笑容。

    从内心来说,他还是想着做好这个内阁首辅,至少让朝廷能够正常的运转,能够让剿灭流寇的战斗顺利进行,可惜他有些一厢情愿了,朝廷里面的局势愈发的复杂,已经不是他这个内阁首辅能够摆平的,既然如此,那还不如找寻其他的出路。

    周延儒隐隐为自身提出来的建议感觉到后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