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r id="87345"></hr>
    <font id="EKINUJA"><xmp id="6925483017"><em id="Nu34BpbtEq"><strike id="BtwFu4nkg"><hr id="LYKHRIJT"><colgroup id="51437"></colgroup></hr></strike></em>
    <address id="AOBWMQJLZG"><mark id="LUYOK"><th id="79suRZ"></th></mark></add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轻而易举
    辰时,红夷大炮的炮口已经对准了城墙。

    打扫战场的事宜,在很短时间之内就结束了,悉数都是被俘的流寇来实施的,军营里面没有多少的粮食,绝大部分的钱粮都在洛阳府城之内,故而打扫战场并不复杂,至于说军营内的尸首,只能够暂时集中到一起,毕竟战斗尚未结束。

    郑锦宏曾经担心城墙上红夷大炮发射,一张纸条飘落台面尽管是实心弹,不过炮弹经过的地方,还是会造成很大的伤亡,他命令骑兵迅速躲避,可城墙上面最终是安静的,刘泽清知道郑锦宏的担友四就呵斥说:“都出去玩吧忧,他告诉郑锦宏,城墙上面的红夷大炮,一般都是在攻打城池战斗开始之后,才会发射的,那样能够造成重大的伤亡,以及让人恐惧的压迫,红夷大炮是利器,用来偷袭是划不来的。

    郑锦宏觉得有些好笑,跟随郑勋睿这么多年,有一点他是明确的,不管是什么样的战斗,也不管使用什么样的火器,取得最终的胜利才是最为需要的,至于说该什么时候使用什么样的火器,那是根据战斗的需要来的,军营距离城墙不过一里多的距离,若是突然发射红夷大炮,形成的伤亡肯定是很大的。

    郑锦宏更加安心的是,他已经见识到了改进之后的红夷大炮的威力,恐怕洛阳城墙上面的红夷大炮,没有发射的机会了。

    攻城拔寨今天的战斗马上就要打响,因为有了改进之后的红夷大炮和新发明的毛瑟枪,攻城的战斗变得与以前不一样了,首先是红夷大炮对准城墙上面进行轰击,接着是神机营的将士趁着火炮轰击的时候。开始朝着城墙的方向进攻,跟随在神机营将士后面的就是骑兵,整个攻城拔寨的战斗,没有步卒,也没两个人都沉默了有云梯。不管是神机营的将士,还是骑兵,都要从城门冲进去。

    这种进攻的方式,郑锦宏等人闻所未闻,不过这是郑勋睿决定下来的攻城的方式。

    临时中军帐里面的郑勋睿,神情很是放松。身边的洪欣瑜你和爸就被收买了?”“姑娘脸上也带着笑容。

    寅时开始的战斗太顺利了,近一万的流寇,几乎没有来得及抵抗,就灰飞烟灭了,这当然值得高兴。在为时不长的战斗厮杀之中,红夷大炮初显威力,接下来还要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毛瑟枪也要发威了,相信流寇尚未明白的时候,郑家军将士已经攻进城内去了。

    进入城池之后,毛瑟枪的威力更是能够发挥的淋漓尽致。

    当然郑勋睿也提出了要求,若是能够活捉李岩和红娘子。那是最好的,不过枪炮无情,就要看两人是不是命大了。

    郑勋睿的思绪。已经到了占领洛阳府城之后的安排,战斗一旦打响,李自成不可能无动于衷,肯定会率领大军前来救援,当然李自成肯定不知道杀到洛阳的是郑家军,郑勋睿已经决定给与李自成狠狠的打击了。李自成的力量太大了,必须要剿灭一些。她要成为佟定钦不可缺少的助推力

    郑勋睿没有决定剿灭李自成。不管是兵力的多少、还是弹药的携带数量来说,这样的想法都是不现实的。不过他要让李自几个指令成知道,郑家军已经参与到战斗之中,相信遭受重创的李自成,要么选择与张献忠会蒋雨璇发来的:“花很漂亮和,要么选择离开河南。

    眼看着时辰到了辰时,李自成对着身边的洪欣瑜开口了。

    “命令炮兵营开始进攻吧,神机营和骑兵营什么时候发动冲锋,让郑锦宏自己决定。”

    洪欣瑜走出中军帐的时候,郑勋睿也跟着走出来了,为了便于观察整个战斗的情形,亲兵已经在中军帐的旁边紧急搭起了一座木台,走上木台,利用单筒望远镜,就能够看清楚整个的战局了。

    郑勋睿当然是走到了木台上面去,举起了手中的单筒望远镜,此刻他忽然想到,回到淮安之后,要求汤若望等人改进一下望远镜,这单筒望远镜还是很不方便。

    洪欣瑜将命令迅速传达给传令兵之后,紧紧跟随上了木台,虽说中军帐的周围非常的安全,不过作为亲兵营指挥使的他,还是要注意四周的情形,郑勋睿是不能够出现任何意外的,擦破皮都不行。

    隆隆的炮声响起,郑勋睿举着单筒望远镜,一向警方点了水动不动的看着洛阳城的方向。

    炮弹准确的落在了城墙上面,城墙上面守卫的流寇被炸到了半空中,最令人惊奇的是城墙上面的红夷大炮,沉重的炮膛居然也被炸飞了。

    这一次郑勋睿可没有要求发射多少的炮弹。

    想必龙华民和邓玉函等人肯定是觉得很过瘾的。

    正在观看的郑勋睿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身边的洪欣瑜开口了。

    “洪欣瑜,你去告诉龙大人和邓大人,炮弹最后一次不是被她哥衣襟上拽住还是要悠着点,不要将洛阳府城的城墙炸的面目全非了,攻下洛阳府城之后,我们还要驻守的。”

    洪欣瑜看了看郑勋睿,红着脸开口了。

    “少爷,悠着点是什么意思,属下不明白。”

    郑勋睿露出苦笑的神情,一些几百年之后的词语,不经意间总是说出来。

    “就是要求他们注意些,接下来还有神机营和骑兵营的进攻,不要让人家没有什么事情做了。”

    一边是风轻云淡的郑勋睿,一边是瞠目结舌、面如死灰的李岩。

    到了这个时候,李岩才发现想要守结为儿女亲家住洛阳府城,恐怕是自己的梦想了。

    要不是红娘子的亲兵将他从城墙上面拉着逃离,这个时候他恐怕和那些红夷大炮一样,已经到天上去了。

    李岩从未见过如此猛烈和厉害的火炮,城墙上面坚守的义军军士,应该是没有什么活着的,足足一千人,就在猛烈的炮火之中消失了。

    李岩其实已经受伤了,下城墙的时候,一块飞溅的石头击中了他的右腿,鲜血顺着裤管留下来,鞋子的颜色都变化了,还是亲兵注意到了,帮助他包扎的。

    李岩还没有放弃,城内还有九千义军军士,尽管郑家军的火炮厉害,不过总是有停止的时候,攻城拔寨还是要依靠军过正常人的日子士的进攻,到了那个时候,占据地形优势的义军军士,一定能够给与官军致命的打击。

    炮火终于停下来,李岩抬脚准备上城墙去,一阵剧痛袭来,他的脸色瞬间苍白。

    “快,扶着我到城墙上面去,官军就要进攻了。”

    不愿意到城墙上去的军士,看见李岩带头朝着城墙上面而去,只能够硬着头皮跟在后面。

    好在这个时候,炮声没有出现。

    “李、李公子,官军开始攻城了。。。”

    最先上城墙去的亲兵跑到李岩的面前,上气不接下气,脸色都变化了。

    “慌什么,命令军士,迅速上城墙,阻止官军的进攻,另外,告诉所有的军士,炮声响起的时候,迅速撤离城墙,找到安全的地方躲避。”
    <另一个是张有顺br />李岩的镇定,让冲上城墙的义军军士,总算是安定了一些。

    城墙上面到处都是碎石,有这里的服务小姐在席间会询问每位来宾各自需要上什么茶些地方被炸的坑坑洼洼,不少残缺不全的尸首散落在碎石之间,不过李岩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义军军士已经扑到城墙垛中间,准备放箭了,阻止官军攻上城墙,这个时候最好的武器就是弓箭了,火绳枪在这个时候没有多大的作用。

    清脆的枪声响起,不少扑到城墙垛边、准备发射弓箭的义军军士,惨叫着倒下,有的甚至没有来得及发出喊声,就软绵绵的倒下了母亲又生病躺在医院里,鲜血瞬间山里面工作的民工遽忙连跑带滚迸射出来。

    李岩有些懵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官军究竟有什么利器,能够让展开防御的义军军士就这样倒下,前面的火炮,已经让义军军士内心有了恐惧,难道说官军还有更加厉害的火曲子柔和平缓器,听见的是枪声,按说是火绳枪,可火绳枪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威力。

    李岩挣扎着要到垛口去看看,但被身边的亲兵死死的拉住了。

    红娘子有死命令,要是李岩出现任何的意外,这些亲兵顺着他的足迹也不要想着活命了,所以他们必须保卫李岩的安全。

    枪声不断的出现,更多的义军军士倒下了,已经没有谁敢到垛口去了。

    一些义军军士只能够是隔着垛口老远射出弓箭,看着弓箭飘出去,这等于是自欺欺人。

    城门处传来厚重的撞击声,傻子也明白,官军不是从城墙上面突破,而是选择从城门处进攻,城墙上面的义军军士无法防御,官军能够从容的撞垮城门,接着发起攻击。

    亲兵扶着李岩走下城墙,集结在城墙边的还有五千义军军士,大部分军士的脸色都发生变化了,他们几乎知道攻城的就是郑家军,口口相传的义军义军很清楚,郑家军是义军的噩梦,闯王和八大王都不敢轻易去触碰的,这多年时间过去,义军一直不敢进入陕西,就是这个原因。

    李岩嘶哑着嗓子,对着众人吼开了。

    “官军撞城门了,我们一定要守住城门,让官军无法冲进来。。。”

    李岩身边的亲兵,帮着下达命令。

    义军军士很快排列成为阵形,举起了手中的弓箭,对准了城门的甬道,只要官军撞开了城墙,他们手中的弓箭就会发射出去的,就算是郑家军,也只是血肉之躯,肯定不能够抵抗弓箭的射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