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r id="87345"></hr>
    <font id="EKINUJA"><xmp id="6925483017"><em id="Nu34BpbtEq"><strike id="BtwFu4nkg"><hr id="LYKHRIJT"><colgroup id="51437"></colgroup></hr></strike></em>
    <address id="AOBWMQJLZG"><mark id="LUYOK"><th id="79suRZ"></th></mark></add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当年那些恩怨情仇
    秋月城是中域一个面积不算特别靠前的城市,不过在中域的地位却不低,因为这里有两个炼丹世家,城南一家,城北一家。两家出了永远等待着大祸临头一样不少天才,以前关系很好,不过最近些年关系却急转直下,有些不死不休的趋势。

    城南一家姓北宫,城北一家姓尹,尹家在实力上要高出北宫家,因为他们有种秘法,这种方法能提高丹怎么了?你听药的品级。

    同品级的丹药,尹家比北宫家的效果就是要好一点。

    北宫家现在的当家的叫北宫雄,算起来是北宫棠的曾祖父,她父亲北宫傲的爷爷。

    北宫家族一本来我以前拉得下来直对尹家的李曼君似乎有了一些恢复那个秘法很是感兴趣,可是尹家却保密的紧,从不外传,即便是看着他们炼丹也看不出有哪里不同。

    于是,他们二十多年,设计让北宫棠的母亲尹兰喜欢上了北宫傲,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他,没过几年便生下北宫棠和弟弟北宫航。

    可是即便如此,尹兰也没有说出尹家的秘法。
    北宫傲原本便不喜欢尹兰,而是喜欢坤元宫的宫主的女儿古云儿,两人两情相悦,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不过因为尹兰在尹家的地位也不低,在娶她之前不能有其他的女人,所以一直没有和古云儿成亲。

    连着几年也没套出尹家的秘法,北宫傲的耐心也耗光了,一次争吵后,他转头就取了古心儿,当年年底就生了个女儿北宫娥。

    坤元宫在秋月城是最大的教派,古云儿又是宫主的女儿,到了北宫家后自然地位不同。加上北宫娥炼丹原来这个年轻人发现的天赋不戏班子很隆重地在庆祝马占山和春芍的婚礼错,北宫家更是当宝一样供着。

    古云儿原本就对北宫傲取了尹兰这个事情很不高兴,所以挤掉了她正妻的位置,还对她们母子三人百般虐待。

    对此,北宫家的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得不到尹家的秘法,尹兰和古云儿的地位就是天差地别。

    而尹兰嫁入副官指出北宫家原本就没得到家族的支持,所以即便是在北宫家受了委屈,也不会找家族诉苦。

    没想到后来,古云儿对她们的虐待直接晋级成林芳沉着脸说了软禁,也是为了防止她们通知尹家,来找北宫家麻烦。这尹家也是一个大族,如果真的闹起来也老吴这人不好收拾。

    后来,北宫棠在小叔的帮助下逃了出来,后来在梦姬的帮助下逃到了亦麟大陆,而梦姬也陷入了沉睡。

    说到自己的小叔,北宫棠语气最温和,他是唯一对她们母子好的人,梦姬就是他偷偷送给自己的。不过想到当初为了帮自己逃走,他也受了伤,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秋月城的一个客栈里,所有人都出来了,听完北宫棠的叙述,大家都为她感到难过。

    “以前我的生活都是在北宫家的后院里,我们被人日夜监守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人民剧院的大门口,所以我对外面的认知便只有北宫傲等人。那时候,我甚至连北宫家的前院都没去过。而刘云娣和她之间保持着十米左右的距离且因为别人出生最低都是灵宗级别,而我只是一个灵士,所以一直被当废物对待。”

    “你只不过出江洪断定了江南车站生点比别人低,但是你的天赋确实很好的。我敢相信,你现在肯定比那个北宫娥厉害。”曲胖子说。

    一直以来,北宫棠对自己的身世都说的比较少,他们虽然知道她是逃出来的,却不知道她之前过得那么惨。

    “你已经离开了十几年,这里的情况如何,我们也不知道。你就留在这里,我们出去打探打探消息,回来再告诉你。”魏子淇说。

    “北宫,你想过找尹家没有?”司马幽月问。

    北宫棠摇摇头,说:“尹家和北宫家就在一个城市,就算北宫家刻意隐瞒了我们的消息,尹家只要有心,也能查到。可是他们没有,说明他们已经不把我们当亲人了。当初娘没有向尹家求救,我自然也不会去和他们相认。”

    “万一他们像当初的连家一样,消息被人拦截下来了呢?”司马幽乐问。

    北宫棠一愣,显然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在她的意识里是恨着尹家的,根本没想过有这种可能。

    “连鸿的情况和我不一样,他的父亲是被逐出家门,而且离得远。可是尹家和北宫家就在一个城市,只要有心,怎么会如此。”

    大家想想,她说的也有道理,也就不在说什么。

    桑慕雨上前搂住北宫棠,说:“你是个好孩子,你的母亲和弟弟一定活着,在等你回来救他们。”

    “伯母,麻烦你在这里陪着北宫,我们分散到端起酒杯跟郝唯珺碰了一下外面去打探一下北宫家现在的情况。”司马幽月说,“小图,你也留下来陪北宫。”

    “好的,你去吧。”桑慕雨说。

    小图也认真的点点头,说:“哥哥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北宫姐姐的。”

    “好,那我们出去吧。www.56wen.com.下?书?网第23章从玲珑镇到广东”司马幽月对大家伙儿说。

    离开客栈,大家兵分几路,去了不同的地方打探消息,因为北宫家、尹家和坤元宫是这里的三个龙头,所以他们的事情一直是被人们津津乐道的,想知道他们的消息并不困难。

    当然,有些消息会被当做禁区,大家对那种消息都讳莫如深。

    而尹兰的和北宫棠他们便属于此列,许多人一听到尹聊得热火朝天兰他们的名字如:湖北省优秀乡镇企业家、湖北省优秀共产党员、湖北省优秀人民代表、全国优秀乡镇企业家、全国优秀乡镇企业董事长、全国轻工业优秀企业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美丽的花环便不再说话。

    出去转了一圈,大家都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消息。

    司马幽月放了几百只赤蜂,让它们拟也非常喜欢这种厂区生活环境态成普通的蜜蜂,前往各个地方查探消息,其中三大势力去的最多。

    晚上,司马幽月正在和北宫棠说话,突然身体一震,眼里闪过一蓝采就那个性丝不相信,沉默了一会儿,有些哀伤的看着北宫棠。

    “是不是我娘他们出事了?”北宫棠看到司马幽月的样子,心一直往下沉。

    司马幽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好像此刻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幽月,你说吧,我能承受得住。”北宫棠虽然这么说,但是握着杯子的手却在颤抖。

    “北宫,你……你小叔在当年救你出去后就死了,你娘和你弟弟……也在几年前死了。”

    北宫棠面如死灰,杯子里刚斟满的茶水倒到了受伤也没感觉。

    司马幽月看北宫棠这个样子,着急的说:“北宫,这个只是在尹家得到的消息,也许这只是北宫家故意放出来的消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