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r id="87345"></hr>
    <font id="EKINUJA"><xmp id="6925483017"><em id="Nu34BpbtEq"><strike id="BtwFu4nkg"><hr id="LYKHRIJT"><colgroup id="51437"></colgroup></hr></strike></em>
    <address id="AOBWMQJLZG"><mark id="LUYOK"><th id="79suRZ"></th></mark></add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撤兵
    已经到了亥时,皇太极依旧在皇宫里面。

    酒宴早就凉了,没有谁敢在这个时候撤去酒宴,也没有谁有心思继续吃饭喝酒,谭泰带来的消息零所有购买先进生产工艺人震惊了。

    皇太极一直都在仔细看着地图,脸色阴沉。
    皇太极不说话,其他人也不会开口,就算是代善和多尔衮等人,此刻也是知趣的,他们知道皇太极需要马上做出决定。

    皇太极终于开口了好几只手就会争抢着同时伸过来。

    “杨古利、索尼,你们带着谭泰下去歇息,此事暂时不要宣扬出去。”

    宫内剩下代善、多尔衮、豪格、杜度和我早有防备范文程等人。

    皇太极的神色有些萧索。

    “朕做出了决定,马上撤兵,大军迅速回到沈阳。”

    皇太极的话语刚落,豪格就忍不住了。

    “父皇不可啊,朝鲜马上就拿下了,不能够半途而废,儿臣愿意率领大军,收复复州和旅顺等地,恳请父皇恩准。”

    皇太极狠狠瞪了豪格一眼。
    <”苏铁感到很有意思br />他这个儿子豪格,作战的确是勇猛的,可就是头脑有些简单,脾气也急躁,不能够看的很深远,与代善和多尔衮等人不能够比较。

    范文程上前一步开口了。

    “肃亲王也是围着大清国之前途,还请皇上深思。”

    范文程这是明显为豪格说话,免得豪格遭受到训斥,毕竟代善和多尔衮等人都在这里。

    皇太极长长的叹了一口他一个黑道老手。

    “朕做出这样的决定,有三个原因,其一,明军占领了旅顺到复州一带的城池。就等于是控制了辽东沿海,朕征服朝鲜的战斗,基本失去了意义,就算是让朝鲜臣服了,可明军固守旅顺、复州和皮岛等地。我大清国之后方依旧是不稳固的。”

    “第二个原因,沈阳的防御空虚。”

    说到这里的时候,皇太极看了一眼范文程,略显犹豫之后,还是开口了。

    “济尔哈朗驻守沈不泼辣一点是不行的!”叶阿姨有些自豪地说阳,兵力不多。十二弟驻守盖州,麾下的八旗将士不足三千,更是没有任何的抵御能力,若是明军趁势攻击,拿下盖州。那沈阳就危险了不消说,明军可以从盖州和锦州两个方向发动进攻,一旦沈阳有失,我大清的根基就动摇了。”

    “至于说各地协防的汉军,听闻明军占据了优势,会有如何的作为,朕是真的没有把握,朕不能够因小失大啊。”

    “第三个原因。我大清国的劲敌出现了。”
    <就怕遇事不明白!”白吕被放开后br />“去年我八旗子弟损失一万八千人,七哥被擒,那一次的战斗。你们都应该记得,朕当时也没有特别在意,认为阿巴泰是疏忽大意,招致了十万以上明军的进攻,看来七哥说的是真的,郑家军的强悍。丝毫不亚于八旗子弟。”

    “永宁一战,镶白旗损失七千军士。郑家军拿下旅顺、金州、复州和永宁等地,驻扎此地的镶红旗军士有三千人。杳无音信,看来也是被郑家军斩杀了。”

    “算起来我八旗子弟被郑家军斩杀的人数,接近两万人了,这里面的含义,你们应该清楚,朕绝不能够小视。”

    “郑家军占领了复州和永宁,可以直接威胁和攻打盖州,若是让郑家军拿下了盖州,那么辽阳就危险了,朕率领的十二万大军,也被堵截住了,短时间之内难以回到沈阳。”

    “永宁之战正月初九就结束了,算算时间,已经过去六天了,想必那个崇祯皇帝,胆子很小,暂时不敢在辽东发动进攻,可若是郑家军的这个统帅郑勋睿怂恿,说不定崇祯皇帝会采取行动,命令明军从辽东发起进攻,郑家军从盖州方向发动进攻,事情真的朝着那个方向发展,那就危险了。”

    “朕可以断定,郑勋睿一定是亲自指挥作战,朕刚才想了很久,郑家军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进攻的,为什么旅顺、金州和复州等地失守了,朕竟然没有得到一丝的消息,可见这个郑勋睿,是异常刁钻的,抓住了朕的弱点,朕率领大军来到朝鲜作战,后防必定空虚,郑勋睿抓住了这个机会,让朕进退两难啊。”

    。。。

    皇太极说完之后,代善稍稍犹豫吗,准备开口了。

    作为曾经的四大贝勒之一,代善的日子可不是那么好过,要不是及时施展韬光养晦之术,他的结局一定是悲惨的,曾经的四大贝勒,皇太极成为了皇上,阿敏和莽古尔泰,因为骄狂,被皇太极镇压了进了公司大厅,代善尽管低调,可还是遭受到皇太极的猜忌,他不得不更加的低调,平日里什么事情都不关心,什么事情都不过问,牵涉到朝廷里面的事情,退的越远越好。

    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勉强保住了位置,成为排名第一可是的亲王。

    面对如此重大的事情,代善若是不开口说话,不表达出来意见,肯定是会引发皇太极的猜忌和不满的,这个时候他必须开口。

    “皇上,臣有话说。”

    “二哥想到了什么,尽管说就是了。”

    “臣以为,此番征伐朝鲜,眼看着就要夺取最终的胜利了,此刻撤兵,实在是不甘心,若是能够坚持一到两日,拿下朝居高临下鲜,生擒李倧,再行撤兵,应该来得及。”

    皇太极仰头叹了一口气。

    “二哥说的这些,朕何尝想不到啊,朕也不甘心啊,可刚才朕已经说过了,过去了六日的时间,若是明朝的那个崇祯皇帝,真的决定进攻沈阳了,后果会如何,你们谁敢保证,明军就一定不会发动进攻,朕真的不想因小失大。”

    皇太极说出来这些话,所有人都低下头了。

    皇太极的眼神看向了范文程。

    范文程稍稍往前走了一步,弯腰开口说话了。

    “奴才以为皇上的考虑是妥当的,事态已经发展到这一步,瞬息万变,若是明军从在这里歇脚辽东和盖州两面发起大规模的进攻,沈阳就真的危险了,驻扎在沈阳的八旗子弟人数不是很多,辽阳、海州、耀州、鞍山乃至于抚顺等地,都驻扎有汉军,若是汉军得知了这些消息,出现什么异动,那大局就难以稳定,就算是拿下了朝鲜,但最终的损失是巨大的,是得不偿失的,臣以为马上撤兵,回到沈阳是明智之举。。。”

    皇太极微微点头,范文程的考虑是全面的,同时也表明了决心,对汉军不信任。

    皇太极下定了决心。

    “朕决定了,明日全面撤兵,大军分为前军、中军和后军,前军有二哥指挥,沿着凤凰城的方向,朝着海州撤离,朕坐镇中军,十四弟率领后军断后,十日之内,前军、中军和后军,必须撤回沈阳,绝不能够更让李小毛感到亲切的是耽误时间了。”

    说到这里,皇太极脸上露出了冷酷的神情。

    “朕率领大军进攻朝鲜,一无所获肯定是不行的,汉城和义州等城池内,所能够劫掠的财嗷一声冲上去就要从海波手里夺烟物,全部带走,所能够劫掠的人口牲畜,一个都不要留下,李倧既然想着效忠大明,那就让他知道厉害,明日大军离开汉城之时,一把大火烧掉这个地方。。。”

    正月十六,卯时。

    皇太极开始撤离了,一时间,汉城等地成为了人间地狱,凄惨的哭声、惨叫声,弥漫四周,到处都是四散而逃的人,浓烟开始在城内出现。

    八旗军士开始在城内进行疯狂的不过劫掠,既然是皇上下令,他们就不会客气了,抢到的钱财、人口、牲畜和女人等等,自身是能够得到大部分的,这个时候就看谁的能力强,能够抢到更多的财宝和女人了。

    住在汉城内的百姓,绝对想不到会出现如此巨大的麻烦你看看变故,他们成为了待宰的羔羊,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唯有等死。

    劫掠和屠杀持续了一个时辰的时间。

    辰时,大军开始撤离汉城,此时的汉城,已经成为了一片火海。

    一天之后,躲避在汉南山城的李倧,终于得到了情报,后金鞑子已经全部撤离了,而且撤离的速度很快,不过后金鞑子经过的地方,采取了他们一起摇头三光的政策,烧光杀光抢光,所过之处都成为了不毛之地。

    惊惧之中的李倧,不敢马上回到汉城去,他得到的消息,汉城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基本被烧的差不多了。

    一直到正月十八,李倧才在军士的护卫下,回到汉城。

    汉城的凄凉景象,让李倧惊呆了,他不知道后金鞑子为什么会突然撤离,更不知道后金鞑子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的残暴,简直就是禽兽不如了。

    一直到正月二十,李倧才得到情报,原来明军占领了旅顺和复州等地,打败了驻扎在盖州的后金鞑子,生擒了后金的武英郡王阿济格,直接威胁到了沈阳,如此情况之下,皇太极被迫马上撤离,避免沈阳出现危险。

    泪流满面的李倧,朝着大明京城所在的方向行礼拜祭,不管怎么说,皇室保住了,没有臣服后金,尽管说损失巨大。

    正月底,李倧毫不犹豫的提拔了亲近大明的大臣,弘文馆校理尹集被提拔为翰林院学士,翰林修撰吴济达被提拔为吏部侍郎,台谏官洪翼汉被提拔为御史。

    同时,李倧派遣三人赶赴大明京城,向大明皇帝表示感谢,同时也前去拜谒,这是朝鲜必须要尽到的礼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