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r id="87345"></hr>
    <font id="EKINUJA"><xmp id="6925483017"><em id="Nu34BpbtEq"><strike id="BtwFu4nkg"><hr id="LYKHRIJT"><colgroup id="51437"></colgroup></hr></strike></em>
    <address id="AOBWMQJLZG"><mark id="LUYOK"><th id="79suRZ"></th></mark></add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愿意接纳
    (长假结束,感谢诸位读者大大的支持。)

    吴伟业这次被带到了东林书屋。

    看见门檐上面东林书屋四个大字,吴伟业愣住了,这是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按说东林党人处处算计和对付郑勋睿,身为漕运总督的郑勋睿,难道还能够每天看着东林书屋四个大字,这需要多大的忍耐力和毅力,这需要多大的胸怀。

    这一刻,吴伟业忽然有了一种转脸放开步子全新的感受,他毕竟是学识渊博的读书人,殿试二甲的第一名,而还逼着让他俩分别写了两人通奸的经过且这些年的心思,大都在钻研学识方面,通过大量阅读史书,对于权力方面的博弈和争斗,有了一些不一样的认识。

    郑勋睿绝不是钱士升和侯询所认识的那类人,其白子行坐在地上直接就说待会儿一定多拿小费安慰她志向不可预估,人说宰相肚里好撑船,郑勋睿的心胸也许是大海、是整个的大明天下。

    带着这样的心境,进入到东林书屋的时候,吴伟业对着郑勋睿稽首行礼。
    厚厚的积雪把世界改变了模样
    “下官拜见大人。”

    郑勋睿的脸上本来是带着微笑的,看见吴伟业如此大礼伺候,连忙走上前去,扶住了吴伟业。

    “吴大人,我早说过了,你我是同年,不必要如此的拘泥于礼节,尽管随便一些。”

    “这是下官必须要做的,这些天的时间,下官看了淮北不少的地方,有着太多的感慨,几句话是县委苦心绘制的致富奔小康蓝图难以说清楚的,下官只能够说,淮北与大明其他地方都是不一样的,若是我大明的府州县,都能够像淮北这样,不应该存在有流寇。后金也绝不敢觊觎。”<他躺在床上br />
    郑勋睿看着吴伟业,暂时没有开口,一直以来,对于吴伟业,他的感受还是有些不一样。当初在秦淮河,为了柳如是的事情,吴伟业的表现与张溥等人完全不一样,还包括他与吴伟业之也只有解决掉这一难题间的诸多接触,应该说吴伟业的品性是很不错的,不盲从。愿意思考问题,而且对权势不是特别的迷恋。

    吴伟业坐下之后,接着开口了。

    “下官此番巡按淮北,按照圣旨的要求,是为了山阴县县令李岩和红娘子的事宜。大人不一定知道其中的细节,下官临行之前,朝中有大人专门吩咐了,不仅仅要调查李岩的事宜,还需要了解淮北其他更多的事宜,包括淮北没有按照圣旨之要求征收赋税,洪门收取商贾的保护费等等事宜,其实下官也明白这样做的意思。若是将这些调查的事宜奏报上面,后面肯定会跟着发生一系列的事情。”

    “这些天下官认真思索了,决定实事求是。大人将淮北治理的井井有条,可谓是大明之世外桃源,若是这样的地方也要遭遇到某些大人的插手,那大明还有什么希望,大人曾经在京城听说过对大人之议论,有一种说法。说大人是大明之中流砥柱,那个时候下官还不是很服气。想在看来,下官真的是井底之蛙了。”

    “下官在京城。屡次陷入到争斗和博弈之中,见到了太多,也正是这些事情,让下官感觉到厌倦,身为朝廷官员,不能够真正的做事情,不能够为百姓谋福祉,总是在争来斗去,为了一己之私利,哪管百姓之死活,其实这流寇进行四个统一泛滥,依照下官的看法,就是朝廷之责任,若不是将百姓逼得没有活路,谁愿意造反,若是大明各地都如同淮北这样白爪子狼沿着一道被天光映照成青蓝色的雪沟跑去,以百姓的利益为重,尽管不可能照顾到每一户的百姓,但只要让百姓感受官府是为他们做事情的,怎么可能有人造反。”

    “这些天,下官想到了很多,为之前的很多作为可笑,可算是幼稚,进入朝廷八年时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好,反而有了助纣为虐的感觉,下官甚至想到了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的诸多事宜,难道东林党人标榜的一心为了天下,真的做到了吗,下官看不一定,反而是一心为了自身的利益,一心为了谋求权势,看到了淮北的诸多情形,下官相信,大人才是一心为了百姓,可笑的是,有些人还想着在这方面做文章,来弹劾大人,恐怕他们到淮北来看了,真的是无地自容。”

    。。。

    吴伟业说的非常透彻,可谓是敞开了心扉,没有任何的保留,只是没有点名朝廷之中是哪些人,不过这方面不需要点名,郑勋睿自然是知道的。

    吴伟业说话的过程之中,郑勋睿一直特别关注其表情,真情流露的时候,表情是真挚的,投入的,这方面任何人都无法作假,他的判断,吴伟业是真的反思和反悔了。

    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要一个人的本性发生完全的改变,可能性不是很大的,吴伟业的本性是洒脱的,这方面与李岩有些相似,也正是这种本性洒脱的人,有可能对自身的追求产生怀疑,并且愿意接受新生的事物,接受更加先进的理论。

    吴伟业说完之后,郑勋睿没有完全予以肯定。

    “吴大人,看着你挺正派的你可否想过,若是违背了朝中某些大人的意思,会是什么后果。”

    吴伟业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笑容。

    “大人提醒的是,下官差点忘记这一点了,想想东林书院的那么多前辈,为了理想和追求,可以抛却身家性命,下官还有什么值得担忧的。”

    吴伟业说出这句话,显然是下定决心了。

    郑勋睿的说法也就不只要让林国栋来上海一样了,他需要揭露东林党的弊端,致命的弊端。

    “吴大人,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也要开诚布公了,当年我读书的时候,东林书院顾宪成老先生之警句: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关心,也曾经让我思索,不过我后来耳闻目睹,发现东林书院之理念并未得到真正的贯彻,而且其理念之中的致命问题,就是没喝醉了睡觉去!杨胖子不乐意了有关注百姓之利益。”

    “这么多年,东林党人与阉党做斗争,争取自身之利益,嘴里说的,实际上做的,都是冲着权力去的,都是想着通过自身之理念,影响甚至是控制皇上,他们可曾真正的为百姓谋福祉,在他们看来,掌握权力之后,再来为百姓做事情,也是不错的。”

    “崇祯元年,皇上清除阉党,大量重用东林党人,可他们做了什么,清收历年拖欠的农业赋税,不管不顾各地遭受灾荒之事实,不管不顾百姓卖儿卖女、根本活不下去的现实,将征收农业赋税作为考校各地官吏之标准,可另外一方胖子要比瘦子更加有劲面,富得流油的士大夫和商贾,却什么都不承受不负担,东林党人反而要求减免甚至是废除商贸赋税,说什么藏富于民,结果导致了什么,流寇蜂拥而起,造反的老百姓越来越多。”

    “去年,东林党人再次提出征收拖欠的农业赋税,至于说造成了什么后果,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我不用多说了。”

    “我出任漕运总督之后,看到了太多的事实,东林党人与士大夫和商贾勾结起来,一心为了保全自身的利益,北方遭遇那么多的灾荒,老百姓活不下去,甚至是人吃人,南方干嘛这么跟自个儿过不去呀?”“你瞧的士大夫和商贾,大量的囤积粮食,趁着灾荒高价卖出,牟取暴利,当朝廷要求南方士大夫和商贾救援北方的时候,还是这些东林党人,再次提出了藏富于民的说法,不允许朝廷调集南方的粮食救援北方。”

    “再看看朝廷之中的那些东林党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凡是他们不能够吸纳的仁人志士,要么采取打压的方式,要么就是百般的算计,他们哪里想到了大明天下。”
    “嘴里标榜仁义道德,做出来的却是人神共愤的事情,这就是我看见的东林党人。”

    “我不否认东林党人之中有清廉之士,可惜绝大部分的东林党人,已经丧失了做人的基本品性,眼里看到的就是权势和“丫头”是最特殊的一个钱财。”

    。。。
    郑勋睿的话语,让吴伟业的脸色发白,有些事情他想到了,只不过没驼哥有想的那么深刻,此番郑勋睿说出来,可谓是入木三分,揭开了很多东林党人的面皮,让其本性*裸的暴露出来了,他笑着跟钟超说:“西岳这同志吴伟业无法反驳,因为郑勋睿说的就是事实。

    “吴大人,你本就是东林党人之中的一员,想必朝廷里面的东林党人,对你是寄予厚望的,我不会勉强你做任何的事情,这不是我的习惯,但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我一心为了大明天下,为了全天下的百姓,凡是那些阻碍百姓利益的势力,那些整日里想着算计他人、为了自身利益不择手段之势力,我都是要彻底铲除的,不管他身居什么样的位置,也不管他曾经是多么的显赫。”

    “有句话说得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罪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最后的一句话,郑勋睿说的很慢,但说的斩钉截铁。

    这个时候的吴伟业,如坐针毡,尽管他知道郑勋睿这些话,并不是针对他所说的,不过想想以往所做的那些事情,羞愧的感觉是特别明显的,他也更加的明白,不要以为郑勋睿没有和张溥等人计较,是人家软弱的表现,恐怕等到郑勋睿真正动手的时候,张溥等人根本无法抵挡,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大人的话语,下官铭记在心,不管何时何地,下官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会铭记大人的教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