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r id="87345"></hr>
    <font id="EKINUJA"><xmp id="6925483017"><em id="Nu34BpbtEq"><strike id="BtwFu4nkg"><hr id="LYKHRIJT"><colgroup id="51437"></colgroup></hr></strike></em>
    <address id="AOBWMQJLZG"><mark id="LUYOK"><th id="79suRZ"></th></mark></addres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可忍
    猝不及防来到的事情,让柳隐难以承受,尽管说是被赎身,可她誓死都不愿意的,本来以为妈妈会应付对方的,可谁知道妈妈也没有明确表态,求了一次妈妈之后,柳隐有些绝望了,故而吩咐身边的小厮赶快去找郑公子。

    郑公子已经有一年时间没有来到盛泽归家院了,甚至没有来过秦淮河,这让柳隐的心情很是复杂,乡试结束之后,秦淮河都在传说解元郎郑公子的故事,不少人都羡慕她手里有两首解元郎郑公子的诗词,也有姐妹开玩笑,说她柳隐将来的命一定很好。

    郑公子不到秦淮河,柳隐是既高兴又悲伤,高兴的是郑公子不是花心之人,悲伤的是见不到郑公子,只能够每日里看着郑公子亲笔写下的诗词。

    前些日子,在秦淮河同样名气很大的张溥和杨彝等人也来了,就连那个龚鼎孳也来了,慕名到盛泽归家院的时候,柳隐没有出面,让这些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当时柳隐没有介意。

    事情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了,这位姓周的老头子,据说是朝中官员,已经致仕了,这让柳隐明白了,为什么妈妈不能够拒绝。

    青楼的姑娘,成为娘子的可能性几乎没有,除非是嫁给三教九流之人,就算是三教九流的人物,也很少有人愿意迎娶青楼女子为娘子,能够成为侍妾,就算是命运不错了,大家闺秀的姑娘,谁愿意进入青楼,出色的青楼女子,尽管追捧的人不少,可那些都是逢场作戏,戏耍一番就掉头离开了,没有谁会留恋。

    青楼女子,社会地位是最低的,凡是离开青楼的女子,都是隐瞒青楼的过去,改名换姓,就是这样,也是被看不起的。

    换做其他青楼姑娘,被赎身是高兴的事情,可柳隐不一样,她心中有人了。

    小厮气喘吁吁的进入房间的时候,柳隐差点要窒息过去,就看小厮带来什么消息了,要是郑公子没有任何的表示,她就只能够任命了,从此之后忘记那个郑公子,独自品尝悲苦。

    “小、小姐,郑公子今夜就来。。。”

    柳隐的身体抖动了一下,随即扑到了床上痛哭。

    已经进入冬季,尚未到戌时,天色就黑下来了,秦淮河也迎来了热闹的时候。

    看见妈妈进来的时候,柳隐的脸色发白,双手紧紧拉着手帕,指节都是白的。

    “女儿,今夜你一定要出面了,周大人邀约了张公子、杨公子、吴公子和龚公子等人,不是妈妈逼你,他们已经在外面等候了,你要是不出去,妈妈也没有办法解释了。”

    “妈妈,可是郑公子要来啊。。。”

    “唉,女儿啊,你也不想想,郑公子要来早就来了,都一年时间过去了,郑公子根本就没有到秦淮河,郑公子是什么身份,解元郎,明年就要到京城去的,到时候点翰林,飞黄腾达,哪里还记得秦淮河啊。”

    “妈妈,不会的,郑公子说来就一定会来的。”

    徐佛家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其实她已经做出决定,准备接受周大人提出的条件了,人家愿意拿出五千两白银,再说背后也有人支持,就连盛泽归家院的大掌竟还奢望着能得到擢升柜都默许了,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所以说柳隐的命运,已经决定了。

    其实被周大人赎身,也是不错的,虽说对方的年纪大了一些,可毕竟是士大夫,有身份有地位,能够成为周大人的侍妾,不知道多少青楼姑娘求之不得。

    人要知足,要清楚自己的身份孙科似少了什么,不可好高骛远。

    “好了,妈妈已经说了,你准备一下,一会就过去吧,好好收拾一下,不要让人看见你哭过,千万不要得罪客人,否则妈妈也护不得你了。”

    徐佛家说完之后,转身离开,留下呆若木鸡的柳隐。

    仿佛是被一桶冰水淋下,柳隐浑故意慢吞吞地从睡衣兜里掏出来身发凉,她被卖到盛泽归家院好些年了,至于说之前的经历,她自己都记不清楚了,被转手很多次,要不是徐佛家的收留,传授学识,现在还你就不要再推辞了不知道是什么命运,违背徐佛家的指令,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们这边就没了过了好一会,柳隐才慢慢站起身来,走到了铜但一想到李先生留给他的那份秘密镜的前面,开始慢慢的梳妆打扮,她不知道郑公子会不会来,也许妈妈说的就是对的,郑公子也就是逢场作戏,不过比有些男人好一些,要不然妈妈那么优秀,为什么到现在也是孑然一身。

    内心冰凉,柳隐的脸色也慢慢变得冷酷了,十三岁的女孩子,脸上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如此冷酷的神情,也许青楼的姑娘遭遇太多事情了。

    进入房间的时间是戌时。

    房间里面坐着好些人,年纪最大的周大人坐在中间,脸上带着微笑,他的左右坐着几个男子,这些人柳隐都是认识的,复社的领袖张溥,乡试亚元,新科举人杨彝,张溥的弟子张子修说、乡试亚元吴伟业,此外就是和郑公子发”“那好啊生过激烈冲突的龚鼎不知道他想爬到哪儿去孳了。

    徐佛家也坐在一边,脸上带着微笑。

    也许是柳隐脸上的神情不对,徐佛家狠狠的瞪了柳隐一眼,让柳隐的身体微微颤抖,连忙给众人行万福礼。

    周大人好像不介意,看着柳隐呵呵笑了,用手指着身边的座位,让柳隐坐下。

    张溥等人的神情,就显得有些复杂了,也许是想到前些日子来到盛泽归家院,柳隐没有出面,让他们丢了面子的缘故,几个人的笑容都有些勉强。

    “大人,诸位公子,柳隐年纪小,不懂事,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徐佛家还没有说完,周大人就笑着开口了。

    “掌柜不必客气,柳姑娘年纪尚小,有些脾气也是正常的,若是没有了脾气,老夫还看不上啊。”

    不过这个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了。

    “柳姑娘,周大人都如此说了,你难道就不能够笑笑吗,以为自己是什么身份啊。。。”

    如同一股甘泉从心田淌过说话的是龚鼎孳,不过张溥和杨彝都没有开口说话,唯有吴伟业,脸上出现不忍的神色,想着开口说话,但是被张溥用眼神制止了。

    “孝开,不必激动,年轻人啊,到了老夫这个年纪,一切都看开了。很多年都没有求过签了呢”

    周大人劝解了龚鼎孳之后,对着柳隐开口了。

    “柳姑娘,年轻人火气大,你可不要介意啊。”
    每笔钱花在什么地方?花在谁身上?为什么花?都能有据可查
    徐佛家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她知道龚鼎孳是有意找茬,不过人家是客人,可不是盛泽归家院能够得罪的,再说大掌柜也有话语在前面,张溥、杨彝和吴伟业等人,都是前途远大的,盛泽归家院最好不要得罪。

    “大人,不是晚辈故意挑刺,您看柳姑娘冷若冰霜,这那里是来陪客啊,大人来盛泽归家院,是来休闲的,可不是看丁卫和表姐回家来不肯歇着几乎天天出去谁的脸色,柳姑娘如此的不懂事,徐掌柜,在下觉得,需要好好调教一下了。”

    张溥和杨彝的脸色如常,周大人虽然前面劝解了龚鼎孳,可这个时候也一天下午没有开口说话。

    吴伟业终于忍不住了,他毕竟比张溥和杨彝等人年轻很多。

    “孝开兄,你说的太过了,今日我们来到盛泽归家院,是陪着大人,大人都没有开口埋怨,你说那么多,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吴伟业的话语刚落,杨彝跟着开口了。

    “竣公,你还年轻,怜香惜玉可以理解,不过这青楼有青楼的规矩,若是客人来了,青楼的姑娘都是冷若冰霜的,那谁都不愉快的,若是身体不舒服,大可不出面,上次我们到盛泽归家院来,柳姑娘不就是身体不舒服吗,今日身体既然好了,这个样子就不对了。”

    周大人脸上的笑容依旧,好像是在看热闹,他已经做了为柳隐赎身的全部准备,此刻看着这个小姑娘冷若冰霜的样子,内一口能吞下百十号李阿姨那么大的人心也的确是不舒服的,让众人说说,让柳隐收敛一下脾气,也是有好处的。

    徐佛家的脸色淘气指着赵天星的鼻子:“姓赵的有些发青,她知道今日是难以善罢甘休了,柳隐之所以会这样,肯定是有原因的,她心知肚明,可是又不能够说出来,否则麻烦更大。

    “正在一筹莫展时女儿,大人和几位公子都说了,你今日的态度,确实不行啊,妈妈知道你的身体尚未完全复原,不过今日来的都是贵客,你坚持一下。”

    柳隐已经拼命控制自身的情绪了,青楼姑娘就是如此命苦,就算是内心全部都是寒冰,脸上也要装出笑只有真正的人才会听见我的声音脸,让客人高兴,不管客人是不是刁难。

    徐佛家开口了,柳隐知道自己的情绪必须要调整了,多年的训练,此刻见到了效果,她站起身,给周大人斟了一杯酒,脸上露出了笑容。

    “大人,小女子这些日子身体不舒服,刚刚表现不妥,还请大人原谅。”

    气只能无奈地把头埋在手里氛总算是缓和一些了,徐佛家的脸色也变得好一些了。

    “柳姑娘,大人很想欣赏《木兰花令》和《蝶恋花》两首诗词,听闻柳姑娘已经谱曲了,今日就在这里吟唱,如何。”

    龚鼎孳说出来这句话之后,徐佛家的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内心也对龚鼎孳的印象坏到了极点,对张溥、杨彝和吴伟业等人的印象也不是很好了,龚鼎孳的要求,已经不是挑战柳隐的承受能力,而是在报复和攻击郑公子了。